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桥的博客

你的光临,使小屋格外光辉

 
 
 

日志

 
 

十八扯之九 从读《诗经》想到王荆公  

2010-06-21 16:4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读《诗经》想到王荆公

        闲来无事胡乱想,觉得做个雅人多好。怎样做雅人呢?于是我想到了《诗经》,里边有风雅颂,可能读一读就会雅起来了。顺手拿来一本诗经,随便一翻,是《大雅》中的《假乐》,望文生义,以为假者借也,是借个快乐吧。我也想快乐呀,怎么才能借个快乐呢?我能借上快乐吗?想从中找个借的方法,就开始读起来。读完以后似懂非懂,但知道假乐不是借乐,假是嘉的意思。对我来说,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两句诗:“不愆不忘,率由旧章”。这是歌功颂德的诗句,叫人一切照搬过去,很显然是违背事物发展的规律的。这使我想起了一连串的事。首先很自然地就想起了王安石老先生,他的名言是:“天地与人不相关,薄食、震摇,皆有常数,不足畏忌。祖宗之法,未必尽善,可革则革,不足循守。庸人之情,喜因循而弹改,为可与乐成,难与虑始,纷纭之议,不足采听。”陈荐把它归纳为“天变不足惧,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王荆公这段话,是正确的。这与《诗经》《假乐》的观点是针锋相对的。陈荐虽然反对王安石的变法,但这提炼还是符合荆公的愿意的。他们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是保守与革新的斗争,也折射出王安石与《诗经》的这个思想的斗争。
  
一说到斗争这个词?一些人是相当忌讳的。我却以为斗是客观的存在,不说不等于没有,何必讳言呢?事实上在王安变法那年代里,保守派的确是用“率由旧章”等理由作依据来与与王安石的新法争斗。这种形式的争斗在现实生活中未必绝迹了。忌讳不过是掩盖事实而已。
  当然那时的事情早已经成为历史了,今天来看,从王安石的原意上讲,并不是不要祖宗的一切,是“祖宗之法,未必尽善,可革则革,不足循守。”侧重点强调革,但是不能理解为祖宗的一切都统统不要了。“不足”一词按照《现代汉语词典》,词义有四:不充足、不满、不值得、不可以。按照《辞源》,词义有二:不夠、不值得。根据王安石的原话,《辞源》的两个解释都有,即只知效法祖宗是不夠的,应该与时俱进;祖宗的东西有的是不值得效法的。因此不能把“祖宗不足法”理解为祖宗的一切都要全部推倒重来。比如当时的土地的私有制改了吗?科举制度废了吗?统治机构的基本框架变了吗?今天如果把祖宗不足法理解为一切都不要,完全从头来,既不符合事实,也违背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原理就是新事物对旧事物的否定是辩证的否定,是扬弃,即只否定应该否定的东西,保留其有积极意义的东西。不承认这一点,是会失误的。想想今天的某些副面的东西,翻翻上世纪末的报纸,会觉得很有意思的。同样看看当前热闹,估摸一下今后可能会是什么样子,同样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些人都标榜自己是马克思主义主义者,可连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都羞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话,那算什么呢?
  我们不防设想一下,思想确要进一步解放,不合时宜的框框要改掉,但如果任由某些人在反对思想僵化的名义下,采取各种方式把祖宗主张的我们旗帜上写着消灭私有制也说成是根本不足取了,把认为今天还在某些局部存在着剝削也看作是过时的观点了,把思想多无化作为取消指导思想的理由大力鼓吹,真按照这些去改,明天会是什么样呢?如果王安石现在真有灵魂存在的话,他是苦笑,还是顾左右而言他?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