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桥的博客

你的光临,使小屋格外光辉

 
 
 

日志

 
 

十八扯之十六 笑谈《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2010-08-19 14:3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笑谈《王安石三难苏学士》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天气很闷热,午睡醒来后,什么事情也不想干。素雅看到我烦燥,心神很不定的样子,从书架上给我扔过一本书来。他知道我一旦棒上了,就安静下来了。我拿上书一看,是《警世通言》,在给我提醒呢。我翻到《王安石三难苏学士》,就认真地读起来。记得以前好象看过。我想这是真事吗?又一想这是在看小说,可以不管正史上是否确有其事,不管王安石是不是宋朝的那个臣相,也不管苏学士是不是那个写“大江东去”文学家,只是小说中的两个人物罢了。这短篇小说写了三件事:一是王安石写《咏菊》诗时,只写完了前两句:“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不知什么原因,后边的暂时没有续上。苏学士认为这两句诗不符合实际,理由是:春天为和风,夏天为薰风,秋天为金风,冬天为朔风。和、薰、金、朔四样风配着四时。这诗首句说西风,西方属金,西风是金风,应在秋季。黄花即菊,它即使焦干枯烂,也并不落瓣。于是他提笔续了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很显然是给王安石纠错。看来苏学士说的也有理哟,那究竟谁对谁错呢?小说告诉我们苏学士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黄州这个地方的菊花不同于一般的菊花,是落瓣的。后来王安石有意把他降职到黄州,让他亲自去体验一下白菊花落瓣的事实。类似的事还一桩,王安石写了两句诗:“明月窗前叫,黄犬卧花心”,苏学士认为他违背常识,提笔给他改成了“明月窗前照,黄犬卧花阴”。苏学士很得意。可他不知道有两种虫,一种名叫明月,一种名叫黄犬。他的自作聪明,正好证明他知识上有缺限。这不是这篇小说中的。第二件事是写王安石让苏学士回家探亲时取三峡的中峡之水,为自己泡茶治病用。可苏学士认为,上中下峡的水是一样的,于是取了下峡的水给王安石,又被王安石识破了。第三件事是写王安石叫苏学士考自己,苏学士不愿意。王安石叫人把24个书櫉全打开,让苏学士随便拿一本书,随意提一句,王安石再把下句背出来。苏学士耍了个心眼,拿了一本灰尘厚的书,唸了一句,王安石接着就背出了下句,并作了讲解。这三件事使苏学士深受教育。
    读了这篇作品后,我推想写这小说的冯梦龙先生有点褒王贬苏的味道,不过也不用去管他,从小说出发就事论事吧。我读后从苏学士的表现上看,想到的是,天下的知识是学不完的,纵使你一目十行,你也不能把所有的书读完。尤其是知识爆炸的今天,更是如此。因此那怕有很雄厚的知识基础,也应该虚心好学上进。单以文学作品来说,一个人的一生中想读尽所有的文学作品是办不到的。我同周围的人在日常工作中,经常感到自己的知识不足,旧的东西还没有完全弄懂,新知识又层出不穷,任凭你怎么加紧努力,也跟不上发展的速度。当然我们是不聪明的人,所以笨一些。同时在日常生活中,总会遇到自己不了解的东西。因此看到与自己平常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东西不一样时,不要急于表态,先问问别人或先查查资料,切不可想当然。那种读了那么几本中国的书,翻了那么几卷洋书,就自以为天上的事知道一半,地上的事全知,张口就以知识的垄断者自居,动不动就以教师爷的口气教训人,可能会使人感到有点可笑,有点不知天高地厚。因为任何时候都是天外有天,古人也说山外青山楼外楼嘛。
    读了这篇小说我又想到,在自己写文章时,对自己所掌握的材料的真实性,一定要反复核对,力求准确无误。防止人云亦云,以讹传讹,上当受骗,害已害人。恩格斯在讲述马克思资本论材料的真实性,强调那是经过反复核对的,是可靠的。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人举出《资本论》的一条引文不是最早的,是二手货,后来经过查证,这人举出的例子,恰在马克思所引文章出世之后才出现的,证明了马克思引文是最早的最原始的。马克思的资本论,本来可以早出版,恩格斯也多次催马克思早出版,但马克思为了尽善尽美,反复修改,生前只出一卷。尽管有人不断攻击,可连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不得不承认《资本论》的科学价值。每当经济危机到来的时候,西方一些人就会想起它。这本书被称为无产阶级的圣经是当之无愧的。因此在写作上态度不严肃,自己还没有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就率尔操觚是会闹笑话的。象苏学士那样,连明月黄犬是指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就批评别人,显得好象有点儿轻狂。
    当然文学作品不象科学著作那样,一定要问作品的主人公有没有原型,某个细节是否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事,但不追求科学的真实,并产等于不要求艺术的真实。这次的新版《红楼梦》中关于林黛玉的裸死的争论,应该就是证明吧。
    读后我还想到写文章时要舍得下功夫,当动笔之后遇到问题时,可以先放一放,不要急于硬写。上述王安石的两首诗都只写了一半,也可能是写时临时有事放下了,也可能是还没有思考好,暂时搁下了。他是舍得下苦功的人。他的“春风又绿江南岸”一句中“绿”的艰难出世,就反映出他的执着的追求,被当作文坛上的佳话广为流传。中外大师们的经验也证明要写出好文章,不要急功近利,要耐得住寂寞,要反复修改。《红楼梦》改了10年,那可能是个概数吧。俄罗斯文学大师果戈里,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曾经三次焚毀书稿,决心和行动都是令人佩服的,值得舞文弄墨的人效法的。在现在的风气下,中国文坛上,有多少部经得起时间检验的传世佳作,有多少能代代相传的佳话?我们期待着哟。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