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桥的博客

你的光临,使小屋格外光辉

 
 
 

日志

 
 

十八扯之二十五 酒后率尔操觚  

2010-10-16 09:1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酒后率尔操觚

   国庆长假的一天,参加朋友的宴会。关心我的人反复叮嘱不要多喝酒,因为我的胃有点小问题。酒桌上三分之二是老朋友,他们不为难我。有一个企业经理,是一个酒鬼,非让我喝不成,初次见面,不好硬推辞,几口之后我借酒装疯卖傻,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主人当然很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经理再要我喝时就替我挡了。他们喝酒,我喝汇源。也可能喝猛了一点,我有点微醉,但还是能够仔细观察他们的动作,感到很有趣。那经理是酒场健将,言语中显示出过去的骄人战绩,流露着对那些找秘书代饮的人很不屑。分别前我朦胧的醉眼,望着那一张张如盛开的牡丹似的笑脸,鬼使神差地想到,能喝酒也能作资本轻视别人,好可笑呀!
    散席后本来素雅要和我一起回家的,小娟拉她去逛金街。其余的人各有各的安排,我只好放单飞了。飞到那去呢?想找个人轻视一下我,这时可找不上啊!很感无趣。看着那路边树上的鸟儿成双成对,听着小区花园里传来男高音《十五的月亮》,我也跟着小声哼起来,有点扫兴地往家走。边走边想边笑,那歌声婉转的美丽小鸟,该不会在轻视我哼哼的歌难听吧!于是我从喝酒逞能,想到同行是冤家,顺边儿溜,就想到文人相轻了。
    回到家时微醉还没有过去,奇怪地想到李白一斗诗百篇,我能不能来个美酒一口写百字呢?打开电脑后又迟疑了,写什么?好象没有什么好写,还是沿着刚才的思路写文人相轻吧。 曹丕有篇《典论·论文》,开头就说:“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举出班固看不上傅毅为佐证,并进一步指出:“各以所长,相轻所短”,“斯不自见之患也”。这些话应该说是很精辟很有警示性的。
     文人相轻代代相传呀。古代的不说了,就说上个世纪30年代吧,翻过《鲁迅全集》的人都知道,鲁迅在《三闲集》、《且介亭杂文二集》中都直接和间接谈到这个问题。在《且介亭杂文二集》有七篇论文人相轻的文章,足见这个问题在当时的影响程度。在《三闲集序言》中,鲁迅讲到他的杂文的遭遇时说:“有些人们在奚落我的时候,就往往称我为杂感家,以显示在高等文人的眼中的鄙视”。很明显那时高等文人看不起杂文。那年头文人相轻的表现形式有时很特别,一个人,写了一篇小说,其主人公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几个铜板买一本《呐喊》上厕所当手纸。这够刻薄、够狠的了吧!如果,看一看30年代文艺界的有关论争,或者看看鲁迅与郭沫若的文集中的相关文章,也会感到很逗人的。不过那都是过了很长时间的事了。你果你有时间把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版的诗歌、小说、散文等某些选本,同现在新出版的相同选本中同一时段的作品加以比较,就会发现,现在的选本中过去作为重点的某些作家地位变了,或者作品没有了,现在新选本中作为重点的一些作家,在六七十年代的选本中没有或者很不起眼。除了政治原因之外,是不是有点文人相轻的倾向在作怪呀!选作品的人的选谁不选谁有他的自由,但他们都标榜选有代表性的作品,照顾各种风格和各个流派,做法上却满不是那么一回事。说明什么问题呢?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看不上另一些有影响的作品呢?
    当前情况又如何呢?我想恐怕还是外孙打灯笼—照舅。不用我饶舌,大家比我还清楚得多。我想在和谐社会的总要求下,还是不要 “各以所长,相轻所短”为好,也许还是正确看待自己好一些。一个写文章的人与整个文坛所有写文章的人关系,不过同大花园里的一朵花与整个花园里的花的关系差不多,尽管你这朵花在此时此地比别的花鲜艳,但在此时彼地,或彼时彼地有没有更娇美的花呢?古诗中不是有一句“山外青山楼外楼”吗?是不是低调一些为好呢?
    有人说不要“文人相轻”,来个“文人相亲”不好吗?文人相亲当然好!写文章的人之间相互交流、相互切磋、相互鼓励、相互借鉴、百花盛开,争奇斗艳,那是多么和谐的局面,是文人之祝福,也是文坛之幸。即使如此,也会有看法上的分析,认识上的不同,也会有争论,会有交锋。我想这应该是正常的。对于批评方来说,是不是应该善意地,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下,实事求是地讲自己的意见,不要挖苦讽刺嘲笑,更不可辱骂攻击,切不能做超出法律许可的事。对被批评方来说呢,既然自己的观点或作品拿出来了,就不要怕别人质疑和批评,还是以认真听批评意见为好。当然自己认为是错误的意见,可以进行反批评,可以坚持自己的意见。就象鲁迅先生在《故事新编》序中说的那样,初出版的《呐喊》中有一篇《不周山》,有评论说《呐喊》庸俗,仅有《不周山》还可以。鲁迅认为此说不妥,再版时把《不周山》抽出了,《呐喊》就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子。历史证明鲁迅的坚持没有错哟。应该看到文学创作中间的好些问题,好些不同的主张和看法很难统一的,那就留待时间来评判,想用权威或行政来作结论,历史经验证明是不完全可取的或根本就不可取的。不管是批评方还是被批评方,在讨论到一定程度时,暂时得不出个结论,还是先放一下为好,不一定硬要立即分出胜负不可。京剧《拷红》中红娘有一句唱词,大概是:老夫人你能罢休便罢休,这其间又何必苦追求。能不能从这里得到一点启示呢?我不是说一时得不出结论就不追求了,而是说先放一放,再想想,翻翻资料,同局外的同行再探讨一下,看看情况的变化再说,这样对做到文人相亲,是不是会更有利一点呢。我想这不光对文人可能有用,在日常生活中这样做也许不会不害处。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